歡迎光臨音樂港官方網站!

華南地區實力音樂高考培訓機構

音樂高考生的歌唱情緒表達

  法國學者J. 阿達利曾經抱怨:兩千五百年來,西方知識界總是嘗試觀察世界,卻未能明白這世界不只是給眼睛觀看的,也是給耳朵傾聽的。與西方文化中的視覺中心主義相比,中國古代對音樂與世界的關系似乎有更深切的體會,善于通過耳朵的傾聽認識世界。《呂氏春秋》“古樂”篇談及遠古朱襄氏“作為五弦瑟”,“以定群生”,葛天氏之樂“投足以歌八闕”,黃帝“為黃鐘之宮”以和五音;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說:“舜彈五弦之琴,歌《南風》之詩而天下治;紂為朝歌北鄙之音,身死國亡。”中國古人歷來認為音樂之道與政通。
  
  音樂與一個時代的境遇密切相關。在這個意義上,當代美國音樂理論家伊夫·蘇皮契奇把音樂看做一個時代的“情緒象征”,認為音樂家的音樂活動一定程度上“與形成于歷史和社會潮流的客觀環境相聯系”。我們可以按照這一觀念來審視20世紀80年代中國大陸的民間流行歌唱與社會境遇的關系。
  
  “群眾性”與“自發性”的音樂潮流
  
  20世紀80年代被認為是一個充滿夢想與激情的時代。在這一獨具特色的時代,文化的各個領域都出現一些獨特的現象,如文學領域的“朦朧詩”、“傷痕文學”、“尋根文學”,美術領域的“星星畫展”、“無名畫展”、“十二人畫展”、“新春畫展”等。而音樂界除了李谷一的“氣聲唱法”與譚盾發動的前衛音響技術實驗曾引發一些爭議,似乎并未產生像文學界與美術界那樣多的轟動效應。在整個80年代,音樂界的思想解放與藝術創新似乎集中表現在另一層面,即流行歌唱的領域。較之文學界、美術界乃至影視界的以精英為主導,流行歌唱的領域帶有濃重的“群眾性”與“自發性”,流行歌曲一度全方位地覆蓋國民的日常生活,成為蘇皮契奇所說的社會的“情緒象征”,進而影響了一個民族的精神狀況。
  
  關于流行音樂的界定,學術界迄今并未取得共識。《中國大百科全書·音樂舞蹈卷》將其等同于通俗音樂,“泛指一種通俗易懂、輕松活潑、易于流傳、擁有廣大聽眾的音樂;它有別于嚴肅音樂、古典音樂和傳統的民間音樂”。《牛津簡明音樂詞典》更強調流行音樂的“大眾化”屬性,具體指甲殼蟲、滾石等樂隊演奏的音樂,以區別于西方古典音樂。國內有些學者不贊成將流行音樂等同于通俗音樂,除了強調流行音樂“廣泛流傳”的特點外,更強調其“都市化”、“國際化”、“時代性”與“商業性”。從對音樂實踐的考察看,這種理解未免有些狹窄。筆者另取“流行歌唱”這一說法,而不是“流行音樂”這一更正規的術語,是為了突出80年代這一音樂潮流的“群眾性”與“自發性”。
  
  大體說來,80年代中國大陸流行歌唱的來源有四個方面:一是由港臺流入的流行音樂,如鄧麗君的《甜蜜蜜》、羅大佑的《戀曲1980》、蘇芮的《酒干倘賣無》、潘美辰的《我想有個家》、齊秦的《大約在冬季》等。二是由中國內地歌手唱紅的80年代作曲家的自創歌曲,大多為影視配曲或改編的地方民歌,如李谷一的《妹妹找哥淚花流》、蘇小明的《軍港之夜》、成方圓的《童年》、毛阿敏的《思念》、胡月的《黃土高坡》等。三是“文革”前已經流行的歌曲,如《四季歌》、《天涯歌女》、《送別》、《草原之夜》、《花兒為什么這樣紅》等,連黃梅戲《天仙配》中的《夫妻雙雙把家還》也成了一時熱唱的流行歌。此外,五六十年代傳唱的一些外國民歌如《紅河谷》、《山楂樹》、《喀秋莎》、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再度流行開來。四是1985年前后,受西方流行音樂影響的“搖滾樂”在中國大陸橫空出世,代表歌曲是崔健的《一無所有》、《新長征路上的搖滾》等。“一無所有”也成了當時的一句“流行語”。
  
      經過音樂港的老師調查研究,八十年代的流行歌唱方法有一定借鑒意義。

  沒有官方組織和市場操縱,也沒有太多技術含量的“民間自發的流行歌唱”,既為當時的音樂界彌補了改革開放的先鋒姿態,也增添了文學話語與繪畫形色不可替代的聽覺效應,成為80年代中國大陸的“音樂之聲”。這一“音樂之聲”,無疑展現了80年代的時代精神、社會面貌與人們心靈深處的情緒騷動。
  
  社會變革的民間回響
  
  這一時期的“流行歌唱”,體現出幾個特點:一是歌唱題材多元化。此前被嚴格掌控的歌唱限制被適度突破了。除了“社會主義好”、“人民公社好”等歌唱主題外,“甜蜜蜜”、“跟著感覺走”、“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”等,也成了時代的“新旋律”。二是政治界線模糊化。歌唱多元化局面的出現,使得階級路線、政治路線的區分變得模糊。三是注重抒發個人的情感。音樂家梅紐因曾通過考古發現得出結論:人類說話的歷史不過8萬年,而唱歌的歷史已不止50萬年,音樂比大多數言詞更能深切地觸動人的情懷。中國古代音樂典籍中也早有“情動于中,故形于聲”的說法,歌唱原本就屬于人類情緒的自我宣泄。20世紀80年代,人們此前被壓抑的情感在流行歌曲中得到釋放。四是表達人際真情。人與人之間的親情與友愛開始在流行歌唱中得到酣暢的表達。《愛的奉獻》、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、《綠葉對根的情意》等表達人與人之間真摯情感的歌曲為人所喜愛。五是富于反思精神。80年代的“傷痕文學”、“星星畫展”分別代表了文學界、美術界對過往歷史的反思。音樂界與此相呼應的,則是以崔健為代表的中國搖滾樂的崛起。盡管崔健曾說《一無所有》是一首愛情歌曲,而在民間流行歌唱中,人們接受的卻是歌聲中表達的“憤懣”與“無奈”的情緒,對“自我”與“自由”的追求。六是對社會進步的理想化。80年代的流行歌唱顯示出一種質樸、清新、誠摯、健康的整體風格,雖不乏哀怨乃至憤爭,但始終不悲觀、不頹廢,對社會進步充滿了信任與向往。這既表現在《黃土高坡》、《少年壯志不言愁》、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這類豪放昂揚的歌唱里,也表現在《好人一生平安》、《軍港之夜》、《雁南飛》等柔情似水的淺吟低唱中。
  
  20世紀80年代中國大陸的民間流行歌唱,是新時期社會政治生活大變革的一種回響。80年代以后,歌唱的主體不再是那些情動于中而形于聲的自發的民眾,而是由“唱片公司”精心策劃、生產的“消費者”。80年代當然也有一定的制作技術與市場流通,但主要是歌唱者借助市場與科技來表達自我;進入90年代后,則是科技與市場支配流行歌唱。歌手成了唱片公司的雇員,民眾成了唱片市場的顧客。在蘇皮契奇看來,“音樂生活的商業化已侵入所有方面。生產的機械化和音樂傳播的工業化,已造成廣泛的音樂通貨膨脹”。流行音樂被高新科技武裝,而其“人性功能”中的精氣神已然喪失,實際上淪為與“奶茶”、“時裝”、“瘦身”同類的時尚消費品。
  
  時代的“無形鏡面”
  
  時代的境遇變了,80年代流行音樂界的風云人物進入90年代后多陷入不同程度的尷尬。試圖擠進時代新潮的那英與毛阿敏,接受了唱片公司的包裝,反而丟掉了自己固有的風格。90年代末,崔健推出搖滾歌曲《九十年代》,樂評家李皖評價道:“它同時也是唱出來最干巴、最僵硬、最沒激情、最外強中干、最乏味無物的作品。” 他解釋說:“對崔健這樣的真正藝術家來說,真心是最大的原則,創作最基本的邏輯就是:什么感染他,他選擇什么;什么讓他有勁,他選擇什么。所以矛盾必然出現;這是時代局限的必然,要呈現時代,必然也呈現時代的局限,藝術家的困境也是時代的困境。”崔健只能用無情、僵硬、干巴、無味的歌喉表達這個時代。阿達利說真正的音樂總是時代的“無形鏡面”、“社會樂譜的儲存器”,而在困窘的時代境遇中,真正的歌者無法指望其歌唱在民眾的歌唱中流行。或許是在這個意義上,梅紐因曾告誡人們不可輕信“社會進步”的說教:“我們還生活在一個人為制造轟動效應的社會里,并前所未有地受到擺布卻無可奈何。過去的文明一向視音樂為神圣;音樂在過去給人明顯的美感,她給人以人類所向往的完美。而到了今天,音樂在很大程度上喪失了這一作用,成為受人剝削利用這一無所不在的過程的一部分。”
  
  正因為如此,包括流行歌唱在內的80年代的文學藝術,隨著時間的流逝,反而愈加令人回味,參加音樂高培訓以及業余音樂培訓的同學可以適當地學習一下。

返回列表

相關文章

熱門搜索

最新資訊更多>>

姓  名

電  話

所在學校

常見問題更多>>
?

??????

?
91圖片網 女校游泳队注册 网红猫赚钱 信息透明化怎么赚钱 有软件项目如何赚钱 中国人去俄罗斯种地能赚钱吗 昵图做图能赚钱不 跑长途黑车的赚钱技巧 股票配资骗局怎么报案 安溪拉什么水果赚钱 新世相读书会读书赚钱 某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文 微信投票赚钱软件正规 赚钱门槛最低的藏宝阁游戏 2018赚钱的手机app 小鱼赚钱任务教程 余额宝往支付宝赚钱限额多少钱 微博问答围观能赚钱么